八字合婚
当前位置: 主页 > 配对知识 >

蛆;尸体上令人作呕的蛆,他拿起来量了量长度

发布者:八字配对 发布时间:2021-03-06

2013年4月蛆,复旦大学报案称发生学生中毒事件。警方经过调查确定黄洋的室友林森浩在饮水机中投毒,存在作案嫌疑,林森浩供认不讳。一审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林森浩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蛆;尸体上令人作呕的蛆,他拿起来量了量长度

蛆;尸体上令人作呕的蛆,他拿起来量了量长度

然而蛆,对于这个判决结果,林表示不服,并提起上诉。

蛆;尸体上令人作呕的蛆,他拿起来量了量长度

蛆;尸体上令人作呕的蛆,他拿起来量了量长度

“这只是我在愚人节跟黄洋开的玩笑蛆!”他一再辩称自己目的不是杀人,投毒后对饮水机内液体进行过稀释,不会死人。

蛆;尸体上令人作呕的蛆,他拿起来量了量长度

蛆;尸体上令人作呕的蛆,他拿起来量了量长度

在质证阶段蛆,辩方律师拿出一份由社会鉴定机构出具的鉴定书,认为黄洋的死因是爆发性乙肝,而非中毒。

同时蛆,一封由复旦大学177名学生联合签名的《关于不要判林森浩同学“死刑”请求信》寄往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林森浩在庭审现场

社会关注,舆论哗然。这一桩桩、一件件“反转剧情”都压向了马开军,一个法医。

在他签字的《尸检报告》上,分明地写着黄洋因N-二甲基亚硝胺中毒引起急性肝功能衰竭,继发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的结论。如果尸检结果有错误,那案件将出现翻天覆地的反转。

“对我们来说,这个案子在技术层面没有问题,毒物检测出来了,病理组织做过了,尸体解剖做好了,完全可以确定是中毒死亡。”马开军斩钉截铁地说。

检材很快依程序被送到上海市人身伤害专家委员会进行复核。复核结果与马开军的结论无异。二审法院驳回林森浩的上诉请求,维持原判。

“我从未怀疑过自己,怀疑过正义!”得知二审结果后,他说。

“尸体上的事情,法医最有发言权,所以必须有担当!”

杂乱且不同的血鞋底印,他却说“一人作案”

“法医干了这么多年,立过功也受过奖,但都比不上‘破了案子’时候那种欣慰感……这是语言没法描述的。”

马开军的“欣慰感”来自无数次跑现场、一回回“搞案子”。在“做推断”和“被证实”中,一点点接近事实和真相。

马开军(左)在案件现场

2005年的“2·16”专案让马开军戴上了人生中第一枚三等功奖章。

那是大年初八,春节的热闹还未散去,浦东一农宅内却突发“灭门惨案”。由于案情重大,法医室几乎全体出动。

二楼的卧室里躺着五具尸体,徐某一家三代无一幸免。徐父、徐母和徐妻穿戴整齐,徐某身着睡衣,儿子在被窝里。

现场有明显翻动痕迹,部分现金和物品不见踪影。客厅、厕所、杂物间,床上、桌上、抽屉里……四处留下血手套印,地板上带血的鞋印更是触目惊心。在一片凌乱中,法医们发现了两种不同的手套印和鞋印,作案人也许不止一个。

从现场回来,大家边检验边讨论,基本判断凶手至少两人以上。马开军没说话。

根据死者衣着、尸体现象、胃内容物和膀胱排空情况,可以确定一家五口并非同时被害。

五人颈部都有锐器伤,四人头部存在钝器伤,徐某胸前有刺创伤。结合现场痕迹判断,作案工具至少包括锤子、单刃刀两种。

钝器伤在头部和面部,杂乱无章;锐器伤集中在颈部前方,位置相似,为后加工而形成。

案情讨论时,马开军胸有成竹:“首先,根据死亡次序,一人作案完全存在可行性。其次,钝器伤杂乱、锐器伤后加工形成,手法上具有一致性,部位上具有相同性,符合一人作案特点。最后,凶手在现场包扎尸体、擦拭冲洗血迹体现了鲜明的个人风格。我觉得应该是一人作案。”

有人提出异议。马开军却瞥见师傅阎建军轻轻颔首,眼里流露赞许。

专家分析会上,阎建军刷刷几笔画出了作案工具——榔头和水果刀。他力排众议,支持马开军“一人作案”的推断。

48小时后,犯罪嫌疑人杨某被抓获,马开军的推断得到证实。

在马开军看来,“法医的一个定性,可能会改变整个侦查方向,影响案件的走向,一个点都不能放过。”

“我们搞技术的人,多少都有点‘清高’,比较相信自己的判断。”

但那些从容坚定并非出于盲目自信,而是来自无数次历练中得到的积累与沉淀。

“能多学点东西,训两句怕什么?”

成为法医,也算是阴差阳错。

马开军出生于农村,幼时体弱,常患疟疾,三天两头往村卫生所跑。”每次‘打摆子’,路都走不动,就被背着去打针。”在这个地道的农家娃眼里,医生意味着摆脱疾病困扰,还代表着知识和文化。那时起,穿上白大褂救死扶伤的梦想便在心里扎了根。

高中毕业,马开军如愿考入上海医科大学。可医学院的大门叩开后,迎接他的却是法医系的老师。

不过对于这个年轻人而言,学一样就要专一样,干一行就得爱一行。1998年,马开军穿上了法医的勘查服。

马开军(左)与同事一同开展工作

新来的大学生得先到基层锻炼。马开军“脚踏两条船”,白天在马路上当交巡警,晚上在法医室“安营扎寨”,一有机会就跟着值班组跑现场。最多的一天他连跑四个现场。深夜归来,刚把身心俱疲的自己撂倒在值班床上,出勤通知又来了。疲惫感和求知欲争了半天,他还是一溜烟爬起来,冲把冷水脸,抹点清凉油,急冲冲地出门。

那一年,马开军利用晚上和周末跑了300多个现场。“现在想想,那时候真的是累。可是你想学东西就不能怕苦,心里有个信念就不累了。”

回忆起过去,马开军不由自主打开了“话匣子”。原来“老法师”的进化之路并非一路高歌。初入法医室时,挨骂受训是家常便饭。

那时赫赫有名的“业界大咖”阎建军还不是马开军的师傅。身为法医室主任的阎建军常带着一众后生出现场,专业知识上悉心指导,生活琐事上处处提醒,训起人来却半分情面不留。对待小马,阎法医更是常常“板面孔”,事事“做规矩”。

闫建军(下)对马开军(左)进行现场指导

去太平间验尸,马开军一时心急,直接伸手朝担架抬尸体,还没碰到便被一巴掌打了回去。手背正吃痛,又被一顿痛骂:“不要命啦?不怕传染病吗?手套戴好,反穿衣拉紧。再有下次,你就别出现场了!”

从现场回来,马开军大大咧咧把大褂一脱,顺手丢在桌子上。人还没坐下,身后进来的阎法医沉着脸:“出现场穿过的衣服随手放,法医室的规定不知道?”

……

操作违规被骂,穿着邋遢也被骂,虽然时常被训到“脸红”,可马开军还是抢着和阎法医一起出现场。

“我这个人接受能力还可以,看到经验丰富还愿意教你的人,就知道要多跟着、跟紧点。”

2003年,阎建军正式收马开军为徒,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我跟他时间最长,跟他出现场最多,在骂声中成长起来的。能多学点东西,训两句怕什么?”

“面对腐尸和蛆虫,我们关注的是这些……”

如今的马开军已不再是跟在师傅身后的“小学徒”,22年法医生涯不但将他历练得身怀绝技,也使他成为冲在最前面的人。

2020年2月1日,一名湖北籍女租客在浦东一小区死亡。彼时,新冠病毒席卷。死者死因存疑,一时间谣言四起,人心惶惶。

马开军主动请缨,只带一人前往现场。“当时没人知道是不是(感染者),万一真有什么问题,这个危险范围也就我们两个人。”

“心里也紧张,N95口罩、防护服、护目镜包得严严实实,就当作涉疫尸体处理,不能冒险。”

解剖室外,所有人都在等待答案;解剖室内,法医们马不停蹄。

尸体没有外伤,气管发现反流物,血液内含有酒精……确定死者是因呕吐物进入呼吸道导致猝死。

法医定性意外死亡排除他杀,核酸检测阴性排除新冠病毒感染,警方第一时间发布警情通报,老百姓们放下心来。

马开军(中)在抗疫一线

去到血淋淋的现场,看到无辜的生命悄然流逝,他一开始也会害怕,也会心痛。但进入现场,就是工作,找到真相是唯一的任务,“哪儿有时间给你害怕、悲伤?”

“一般人看到一具高度腐败的尸体,尤其膨胀的“巨人观”或者大量的蛆,很可能受不了,要崩溃,要呕吐,但我们法医关注的不是这些。”

“我关注蛆的长度,看它发育多长来判断死亡时间;我关注尸体高度腐败,看的是表皮脱落、组织水肿、脏器泡沫化情况;我关注胃里面内容物,看他吃什么东西,消化程度怎么样……关注的东西不一样,获得的反馈就不一样。”

不唯上、不唯亲,不受感性影响,只对事实负责,这是一个法医应有的专业素养。“我们当法医的都有一颗强大的心脏。”

马开军

这些年,越来越多以法医为主角的热播剧和小说进入市场,激发了更多人对这个神秘职业的兴趣。更有许多年轻人跃跃欲试,争先恐后报考法医专业。可每次接触到这些“后浪”,马开军总是劝他们再想想。

有人调侃他“实力劝退”,他却说:“我是引导,是纠偏。”

“当法医不能只源于‘艺术性的好奇’,不然一接到‘地气’还是要后悔。缺乏‘科学性的好奇’,会坚持不了。”

从警22年,马开军参与处置碎尸、涉外、爆炸、投毒、飞机坠落、灾难性事故等4000多起案事件,检验、解剖尸体4600多具。他比谁都知道这一行多苦多累,但“仅凭不怕苦脏累做不了好法医。还要有清晰的思路,丰富的积累,很强的投入感和责任心。”

“再过几十年,我还会这么认真地干下去!”


标签: 蛆(5)尸体(4)令人作呕(2)长度(1)

  •     扫码关注我们 ↓
搜索
热门tag
植物 风水 家里 由来 植树节 意义 哪些 冬季 养生 文迪 默多克离婚 默多克 近照 美食 净身 赢家 来吧 赶快 相看 不厌 网名 观音 菩萨 农历 忧郁 取胜 百米 五人 死人 十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