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合婚
当前位置: 主页 > 算命婚姻 >

三世;三世(原作者:淡淡天蓝)

发布者:八字配对 发布时间:2021-02-14

“啊呀,先生好眼光,这可是我们这儿的头牌红姑三世!”推一推那满脸浓艳脂粉的妓 女,老鸨的脸上笑得连眼睛都难以寻见。

“嘿嘿……老朱,这种小地方,有这种姿色也算很难得了三世!”见朱幼诚举棋不定的样子,好友李冉民出来打圆场:“反正我们在此地只住一夜,现在也就是寻寻开心而已,过得去就行了。”

“这倒也是三世!”大概也觉得李冉民言之有理,本来甚是挑剔的朱幼诚不再挑三拣四,随意指了一个娼妓:“就是她吧!”

“呵三世,这位先生的眼光也真好……”照例又是天花乱坠地夸奖了一番对方的眼光之佳、自家女儿的容貌之美,老鸨留下了两名妓 女,高高兴兴地离去了。

严格地说,这两个妓 女如果不是脂粉涂得过于浓厚,倒也还算得上眉清目秀三世。此刻分别偎倚在朱李二人的身边,斟酒劝饮,等到有了几分酒意后再在烛火下观看她们,倒也确能觉出几分娇媚可人来。李冉民先前挑中的那个叫秀梅,朱幼诚后挑中的那个则叫华莲。酒过三巡,两个人分别搂着身边的女子入了罗帐。

一夜销魂,直到天色大亮两个人才起了床,坐在客厅里由两个妓 女侍候着漱口净面。忽然象是想起了什么,朱幼诚端详了华莲半晌道:“我十多年前曾经来过此地,也是在这个妓院留宿了两晚,当时陪我的那个女子好象也姓华,叫华……华……”

“是不是华芬?”华莲试探着问。

“对对,正是叫华芬,你认识她吗?”

“那是我的姑姑呀,几年前她嫁了人,已经不在这里做了,想不到和先生你这样有缘份呢!”自觉拉近了关系,华莲喜孜孜地道。

“噢,难怪我总觉得你的容貌好象似曾相识,原来你们是姑侄。”见李冉民笑吟吟地看着自己,朱幼诚解嘲地一笑:“啊呀,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那时候也是行商路经此地,客中寂寞嘛!”

两人正在说笑,门外忽然转进来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妪,一进门就对着朱幼诚福了福,呢声道:“客官,还记不记得我?”

朱幼诚看她鹤发鸡皮,头上白发蓬松有如乱草一般,不由打了个冷颤,连连摇头道:“不认识不认识!”

“我是喜姑呀,你三十多年前因为上京赶考路过此地,曾和我有一宿之缘,当时你还赞我容颜美丽真可人意呢……”

“咳咳咳……”见那老妇妞捏着作娇羞之态,朱幼诚不由老脸大红,忙乱以它词:“那你现在……”

“唉,年纪大了,早就不做这个营生了,这不,今天是过来看看我的孙女儿!”指一指华莲,喜姑又道:“听到你的声音,我一下子就认出你来啦,真是风采依旧不减当年……看来你老人家和我们真是有缘,我家三代女人都伺候过你啦!……说起来,我们还是同乡同籍呢,我父亲叫华宜祖,以前也是金华人氏,朱老爷回去问问,也许家乡的老人还有记得他名字的呢……”

这边喜姑喋喋不休地说个没完,那边李冉民的脸色却越变越难看,好不容易等朱幼诚和她们叙完了旧,李冉民已经满头冷汗,朱幼诚见他脸色苍白,不禁吓了一跳:“怎么啦?”

“没什么……”李冉民踌躇了一下,还是开了口:“我也是以前听老辈们说起过这件事的。”

原来朱家祖上曾和仇家打官司,那华宜祖本是朱家门客,却收受对方贿金作了伪证,害得朱家败诉。后来事情败露,华宜祖便带着一家老小逃窜无踪。

“谁知事情已经过了数十年,又是海角天涯相隔千里,华家仍然要以三世之妇偿还当年所欠下的业债!”李冉民擦了擦汗:“你说可不可怕?”


标签: 三世(10)天蓝(1)原作者(1)

  •     扫码关注我们 ↓
搜索
热门tag
袖子 大群 集体 传统节日 习俗 中国 共赢 王张兴 静安区 对接 情人 不可思议 人狗恋 感人肺腑 象征 招财进宝 镇宅 种树 菜谱 养生 丸子 南煎丸子 一臂之力 梦幻西游 何在 表现 虚伪 虚伪的人 张绿水 怎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