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合婚
当前位置: 主页 > 算命婚姻 >

故事:雪夜迷路捡到匹白马,多年后遇火灾,这马救我一命

发布者:八字配对 发布时间:2021-02-15

故事:雪夜迷路捡到匹白马,多年后遇火灾,这马救我一命

本故事已由作者马的典故:辞悲郁,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每天读点故事”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

“这么晚了上哪去马的典故?”

赵舒城回头,才发现是室友在说梦话,对方抱着被子翻了一个身又开始扯呼马的典故。他叹了一口气,随后拿着外套离开宿舍。

室友呼噜震天响马的典故,他实在忍受不了了。

赵舒城毕业后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马的典故,所以便回家跟父亲学习养马。本来这次跟剧组他是不用来的,但因为有他特别喜欢的白马梦梦参与演出,他害怕出事所以才跟过来。

不过这是其一,其二是这部戏的女主角是他高中时暗恋的学姐李优优。

一阵风吹来,赵舒城赶紧穿上外套,拉好拉链后紧紧搂着自己的腰慢慢往马棚走。

拍摄场地位于荒无人烟的郊外,虽有山有水,但环境还是差了点,不比他家的大草原。

“梦梦?”赵舒城老远就开始喊,但是回应他的马儿里并没有白马梦梦。他觉得奇怪,进到马棚又找了一圈,的确没有白马梦梦的身影。

这马儿是他前年冬天在郊外捡回来的,那时候梦梦似乎是刚满月,连站都站不起来,跪伏在雪地里,若非那一双乌黑水汪汪的大眼睛,几乎就要和雪融为一体。

赵舒城喜欢这小家伙,那就感觉跟家人似的。

忽然,赵舒城似乎听到湖边有动静。

他赶忙跑过去,却见一个身姿曼妙的女孩在水中嬉戏,她穿着白色纱裙,乌黑的长发如瀑般披散在背,修长纤细的手臂在水中摸索着着什么,偶尔抬起时,手上的水滴会随着手臂曲线下落,随后砸向湖面,荡开圈圈涟漪。

在干净明亮的月光下,她浑身都散发着圣洁的光辉,精致的脸庞似刚刚盛开的昙花,是那般不可多见的美丽。

赵舒城望着,如机械一般失神的慢慢挪动靠近,他几乎停止了心跳,全身上下的所有注意力都在那个湖中仙子身上。

他从未见过这样美丽的人,尤其当对方听见动静回头时,四目相对,那清澈的双眸叫他更是热血喷张,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你是……你是……”赵舒城结结巴巴,他想这样美丽的人应该是剧组女演员,可是他却从未见过,但眼下也没有细想,只是觉着不该唐突了美人,必须得说点什么,可他结巴着,什么也说不出来。

女孩深深的望着他,随后弯起嘴角轻轻笑起来,她双手背后,脸上有一丝娇羞,但眼神俏皮,“赵舒城。”

“你认得我?”

女孩点点头,她从湖中慢慢走来,月光在湖面的倒影碎成无数,如同萤火一般,为她点亮前行的路。

赵舒城不可思议的望着她,傻乎乎的站在原地等她靠近,却忽然听见有人喊他,他下意识回头,只见室友不知什么时候醒来,正从远处挥手向他跑来。

那的声音那样聒噪难听,赵舒城害怕美人会生气,正想说点什么时,湖中早已没了人影。

周遭空旷,赵舒城一时间后背直冒冷汗,他想起关于荒郊野岭无数的灵异传说,只觉头皮发麻,赶紧转身朝室友跑去。

2

“我说这大半夜的你乱跑什么?吓死我了!”室友满脸埋怨。

赵舒城没好意思跟他说刚才所见,只道:“梦梦不见了,所以我在找她。”

“梦梦丢了?这怎么可能?”

两人又一起去马棚查看,却见梦梦缩在角落里正睡得香甜。

赵舒城觉得奇怪,可这大半夜的也不敢胡思乱想,只好挠着后脑勺不好意思道:“可能是我睡糊涂了吧。”

室友劝他赶紧回去睡觉,省得耽误明天的工作,赵舒城听话的跟在他后面,却还是没忍住回头看。

梦梦依旧睡得香甜,但他总感觉是装的,毕竟其他马儿都醒了,只有她还睡着,这有点不像聪明机敏的梦梦。

但这个想法又让赵舒城觉得自己可笑,他会不会太把梦梦当成人类看待了?

第二天一大早,赵舒城起来去片场,李优优抱着一杯豆浆正在听导演讲戏,远远的看见他后朝他笑了笑。

是的,李优优还记得他,尽管两人已经多年未见,可两人在剧组相遇时,她还是叫出了他的名字。

不过赵舒城并不想感叹李优优的好记性,毕竟他当年曾经那般愚蠢,闹出不少笑话,很难让人忘记才对。

赵舒城喜欢李优优,在她毕业即将离开学校时,站在学校天台大声同她告白,引来无数师生围观,最后差点被劝退。

这样的事情,任谁会轻易忘记呢?

赵舒城也同她挥手致意,随后跟着室友去马棚牵马。古装剧马戏比较多,但梦梦在戏中是特殊的,她基本只是露脸,不会被人骑。

“这马这么好看,不如就跟女主角搭一场打戏吧,美女配骏马,挺好的。”

听导演突然这么说,赵舒城心里有些不舒服,他道:“当初不是说只露个脸就行了吗?”

副导演闻言立即接话道:“马就是要被人骑的,有什么好计较的。”

赵舒城还要说什么,李优优突然插话道:“舒城视这马儿为家人,自然不愿委屈马儿,就算了吧。”

听李优优这样说,赵舒城心里有点不是滋味,他觉得有些愧疚,想了想只好道:“那就听导演的吧。”

李优优闻言高兴,却还是关心道:“真的可以吗?”

赵舒城点了点头,却没看见身旁的梦梦看向他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生气。

3

其实梦梦是有名的马中网红,因其俊美的外表被称为马中仙子,引来无数摄影师的追捧,自然也少不了这种剧组。

李优优心中对梦梦也是爱慕非常,她抚摸着梦梦,道:“请多多指教了。”

镜头准备就绪,赵舒城跟李优优嘱咐了骑马要注意的事项,随后又对梦梦说:“你要听话点哦。”

谁料一向温顺的梦梦竟然打了个响鼻,一脸的不耐烦。

赵舒城被喷的后退,此时导演已经要求准备,他只能先离开。

李优优身穿名家精制的古装,眉目英气十足,她手拉缰绳,双脚施力,嘴里吆喝着叫梦梦前行,却被梦梦甩在地上。

李优优狼狈不堪,梦梦却好似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一样满场乱跑。

“优优没事吧?”全场人都围着李优优查看情况,包括赵舒城。

李优优捂着腰慢慢站起来,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她道:“我没事。”

经纪人相当生气,质问赵舒城,“你这马也太不懂事了吧!”

赵舒城一听这话心里不舒服,“她是马,你要她怎么懂事?”

“没事没事,大家都是同事,别闹得不和气。”李优优从中打圆场,她捂着腰看向梦梦,“这家伙还挺可爱的。”

人人都感叹李优优当真是脾气好,和其他大牌女演员不一样,不一会儿就被人簇拥着去看医生了。

赵舒城站在原地发愣,撒欢的梦梦似乎感应到他失落的心情,慢悠悠晃过来去蹭他的后背。

“你呀你呀。”赵舒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李优优受伤他心疼,可梦梦被人骂他也心疼,手心手背都是肉,他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最后一场爆破戏其实危险系数还挺大的,赵舒城一直心怀忐忑。

梦梦扮演的是一匹灵马,她需要自己解开缰绳,然后打开囚牢将所有的马儿都放出来,搅乱敌军阵营,随后引发战火。

赵舒城一直紧张的观看者,他的心随着梦梦的一举一动而跳动着,可是他最不愿看到的一幕还是发生了,梦梦被一匹吓坏了的马撞偏了方向,随后不注意一脚踩进了火堆里。

“梦梦!”导演还没有喊卡赵舒城就已经冲了过去,他看到梦梦的前掌被火灼伤,十分心疼。

“这到底是马儿还是他媳妇?至于吗?”

赵舒城听到旁边人的冷嘲热讽,抬头恶狠狠的瞪了对方一眼。

其实当年赵舒城是在雪山迷了路,梦梦虽然无法行走,但会给他指路,一人一马就这样走出了雪山。

说不出究竟是谁救了谁,但他们对彼此而言绝对是最特殊的存在。

赵舒城给梦梦包扎伤口后就一直在马棚陪着她,有些愧疚的说:“早知道就不带你过来遭罪了。”

他搂着梦梦的脑袋,脸贴上去,动作轻柔的抚摸着,满是怜惜。

“没关系。”

忽地传来一声女孩甜美的声音,惊的赵舒城站了起来,他四周查看却没发现有人存在。

“这地方是不是太邪门了?”赵舒城自言自语道,回身却撞见一个白衣女孩就站在他身后,吓得他哇哇大叫。

“哈哈哈哈,你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女孩笑得开心,声音好似银铃清脆动听。

赵舒城瞬间反应过来她是昨夜的那个“女鬼”,又连忙后退道:“你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可不要伤及无辜啊!”

“瞎说什么呢!”女孩娇嗔道:“我是梦梦啊!”

4

“梦梦?这怎么可能?”

“你不信?”她说着便身躯一转,眨眼间就变成了白马,那的的确确就是梦梦。

赵舒城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又使劲拍了自己一巴掌,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

“不用害怕,我是梦马族人,小时候是马,长大就变成人了。”梦梦又变成了人。“现在的身体还不稳定,所以只有晚上才会变成人。”

赵舒城听得愣了,“还有这样的种族?”

“天下之大嘛!”梦梦走过来拉住他的手走出马棚道:“我们一直生活在远离人烟的地方,所以鲜少有人知道我们的存在。我们两岁后就可以变人,相当人类的二十岁吧,此后就跟正常人一样生老病死了。”

赵舒城感受到她掌心的温暖,这才松了一口气。

梦梦带着他跑到湖边,然后从水里摸出一块石头,她举起对着月光给他看,“这是我千挑万选的一块石头,好看吗?”

赵舒城感受到她的喜悦,点点头,“好看。”

梦梦闻言将石头塞进他手里,“送给你。”

石头还有些湿,梦梦的手却很炙热,冷热掺杂于赵舒城掌心,一种奇异的感觉席卷他的内心。

“为什么?”他问。

“因为喜欢你呀。”梦梦说的坦然,她拉着赵舒城的手有些讨好的笑着,晃着他的手撒娇道:“赵舒城,等我真的变成人以后,你喜欢我好不好?”

赵舒城还是有些害怕,他道:“我一直都很喜欢你呀。”

梦梦摇头,“我是说男生对女生的那种喜欢。”

跟一匹马谈恋爱?这这这……

见赵舒城面露慌张,梦梦的眼神暗下去了,她低下头道:“不可以吗?”

赵舒城作为一个男人虽然爱好美色,但还没有到会被美色冲昏头脑的地步,他坦诚道:“大概是不行的,你们既然一直生活在远离人烟的地方,肯定是不喜欢人类的……”

梦梦打断他的话,“我是不喜欢人类,可我喜欢你呀!”

赵舒城被她的话震撼到,望着她一时间手足无措,不知该说什么好。

梦梦在湖边坐下,她伸手撩拨湖面,略带忧伤的说:“昨天是我第一次以人的外貌活动,我第一时间就来到向上天祈求将你赐予我。”

她说着将头埋的更深,长发完全遮住了她的脸,让她浑身上下都透着悲哀。

“原来你不喜欢我吗?那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赵舒城莫名觉得心被她的话所拉扯着,见她要把受伤的手也放进湖里,赶忙拉住她的手说:“小心伤口。”

梦梦直直的望着他,然后指了指天上的月亮说:“我们族人深信在月神下祈祷会心想事成,我已经许过愿了,你也收下了我的定情信物,你会喜欢我的,一定会的。”

赵舒城面对她坚决的态度有些溃不成军,他道:“等你真的变成人再说吧。”

5

梦梦的戏份结束了,赵舒城也该带着马场的马回家了。

李优优过来送他,“没想到这么快就要分别了。”

赵舒城说:“以后还会有机会见面的。”

李优优转身去看马棚里的马,正想说什么的时候忽然一愣,然后情绪不明的说:“梦……梦……”

赵舒城心里一惊,还以为梦梦又变成了人,可却见梦梦依旧是马儿的模样,只不过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她的头上有角……”李优优道。

赵舒城连忙解释说:“你看错了吧,那是她昨天撞伤了,肿了个包。”

他这谎话说的一点也不像样,可李优优闻言却没说什么,想了想才道:“其实我来是想跟你商量商量再补几个镜头的事情,这个戏对我挺重要的,所以请你再多留几天吧。”

赵舒城害怕梦梦的事情会暴露,根本不想多待,但架不住李优优的真诚挽留,因此他同意留下了。

梦梦打了个响鼻,似是嘲笑,赵舒城没敢看她。

导演得知李优优想补镜头,夸她真是认真负责,有职业操守。只是她并没有立即跟梦梦一起补镜头,而是要求延后,因此导致的赵舒城和马儿的费用全都由她来承担。

赵舒城心里奇怪,不太懂李优优到底想做什么。

一连几天,李优优都对赵舒城十分殷勤,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

晚上的时候,李优优悄悄来找赵舒城,她拿了一瓶酒,穿的很单薄性感,一举一动都撩人至极。

“舒城,你现在还喜欢我吗?”李优优忽然靠近,双臂攀上了赵舒城的脖子。

两人几乎鼻尖抵着鼻尖,呼吸交错,暧昧至极。

赵舒城想要逃,却被李优优搂的更紧,她胸口春光一览无遗。

赵舒城赶忙别开眼道:“喜欢。”

李优优像是知道他会这般回答一样,咯咯笑着,“那你愿意为了我做任何事吗?”

赵舒城望着她,眼中不含半点情欲,忽然大力一推,将她推开,冷漠道:“你是想问我是否愿意为你取下梦梦的角吗?”

李优优一惊,随即依旧媚笑着:“看来你知道梦马族的传说啊。”

赵舒城道:“李优优,你是不是有点高看自己了?”

李优优皱眉:“你想说什么?”

“我承认我喜欢你,不过也就到你进门之前罢了。我更多的是对青春的不舍和不甘而已,说实在的跟你着实没什么关系。你以为你穿成这样撩拨一下我就会为了你牺牲梦梦吗?你把我赵舒城当成那个猥琐的导演了吗?”

“你说什么!”

赵舒城冷笑,“我都看见了,你夜宿导演房中。”

李优优咬牙,“我们互相欣赏,自由恋爱,有何不可?”

“那臭男人早就结婚了吧?”赵舒城说的冷漠,“就算你和那个导演两厢情愿,那你现在又是在做什么?”

李优优愤怒的给了他一个巴掌,“你算个什么东西,敢这样跟我说话!”

“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不然当初也不会瞎了眼喜欢你!”

李优优咬牙,见自己的面具彻底被撕破,当即愤怒离去。

梦马族的独角具有青春永驻的功效,但必须是心甘情愿奉上才有效。赵舒城作为梦梦的主人,若是取角肯定没有障碍。

李优优回去后坐立难安,她没想到美人计会失败,但她绝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宝贝,以及羞辱她的赵舒城。

6

赵舒城心里还是有些不痛快的,毕竟心中的白月光竟然变成了臭水沟。他想了想还是决定赶紧带着梦梦回家,省的李优优再出什么幺蛾子。

梦梦似乎身体不舒服,缩成一团微微发抖。赵舒城想到这几天她好像都没有变成人形,不免心生担忧。

“你这是怎么了?”

梦梦嘶吼一声,十分痛苦的模样,最后狂奔而逃。

赵舒城愣了一下,随后赶紧追了出去,只不过他刚出门后脑勺就挨了一下,他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赵舒城是真的没想到李优优能臭到这么厉害的地步,竟然会绑架他,不远处梦梦躺在一边,已经是人类的模样了,却还没有醒过来。

不过看样子是固定人形了。

“你对梦梦做了什么?”

“我能做什么?不过就是想得到我想得到的东西而已。”李优优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梦马族能变成人果然不假,不过变成人更好,这血可比独角效果更甚。”

“你敢动她一根毫毛我就跟你没完!”

赵舒城被绑成了粽子,哪里有威胁感可言,他面目狰狞咬牙切齿,浑身怒气,这些都不过是让李优优更加开心的调料罢了。

李优优手中的匕首慢慢划过梦梦的脸蛋,道:“感谢你啊学弟,会把这样宝贝的东西送给我。”

“你他妈做梦!”赵舒城突然挣开了绳子,怒火让他战斗力爆表,很轻松就撂倒了两个保镖,两人看着魁梧有力,当下却赶紧逃跑,毕竟绑架犯法,他们不想惹祸上身。

李优优微微一愣,赶紧搂住梦梦的脖子道:“你敢轻举妄动我就要她小命!”

赵舒城当即停下脚步,好声劝道:“你不要冲动,否则就是杀人。”

“杀人?她有身份证户籍吗?她就是一匹马而已,杀了她算什么?”

“你要怎样才能放过她?”

“少废话,先给我跪下。”

赵舒城咬牙,犹豫一下照做了。

李优优见状高兴极了,“你不是很清高吗?继续装啊!敢羞辱我,你他妈算什么玩意儿!”

“我知道错了,只要你愿意放过她,我愿意做任何事。”赵舒城一脸哀痛,他死死盯着李优优手中的匕首,生怕她一个不小心就划破了梦梦的皮肤。

这时梦梦悠悠醒转,她第一眼看到赵舒城,脑袋虽然还昏沉着,却还是激动道:“赵舒城,我已经完全变成人类了,你要不要喜欢我?”

她说完这话才意识到此时此刻的氛围不对,脖子上架的那把匕首闪着寒光,叫人无法忽视。

“你还真不是省油的灯啊!”梦梦感叹道。

“有你什么事,给我闭嘴!”李优优暴喝一声。

梦梦虽然长得纯良无害,柔弱至极,但那都是表面现象,她又不是属包子的,立马趁李优优不注意时夺下了匕首,随后将其压在身下,学着她的样子将匕首架在脖子上,笑道:“你是不是女主角演多了,真以为什么事情都会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啊!”

她说完又对赵舒城道:“你赶紧给我站起来!”

赵舒城这才从局面的反转中回过神来,擦了擦额头的汗说:“没想到你这么厉害。”

梦梦“切”了一声,道:“新时代女性,绝不给另一半拖后腿。”

赵舒城想说“你算哪门子的新时代女性”,可后面注意力又放在了“另一半”这个词,他道:“我好像还没答应你呢吧!”

梦梦一听面露委屈,“那我让这个女人把我放血放成干尸好了。”

赵舒城轻笑,道:“赶紧把她放了吧,你这样怪吓人的。”

梦梦闻言赶紧站起来,然后将匕首收了,她对李优优道:“关于我们的传说都是假的,你就算是把我吃了顶多就是挡饿而已。”

李优优面如死灰,没有说话,好似灵魂出窍一般。

赵舒城见她这样心中遗憾,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昔日纯洁女神竟然会堕落至此。

梦梦跟在他身后,扯着他的衣角讨好道:“赵舒城,你到底愿不愿意喜欢我啊!”

赵舒城面上羞涩,没好气的说:“你现在是个女孩子了,要学的矜持一点,不要老把喜欢挂在嘴边。”

梦梦闻言点了点头,然后换了话题道:“那赵舒城我们什么时候回家啊!”

“现在。”赵舒城心里开心,回到草原去,那才是他和梦梦的家。

7

两人走出李优优的房间没多远,就闻到一股焦味,回头看,只见李优优正在焚烧衣服,那火迅速窜起来,如同一条火龙一般在房间里遨游,很快这房间就被火给包围了。

“李优优你在干嘛!”赵舒城站在门口进不去,找了一圈灭火器也没找到,最后只好劝她赶紧自己跑出来,可李优优却丝毫不为所动。

“你肯定会跟别人说我的真面目的,我苦心经营的形象一夜崩塌了,我还有什么脸活着。”李优优像是魔怔了一般望着火痴痴地笑着。

“我不会跟别人说的,你快点出来!”

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可是在消防到来之前没人愿意进去救李优优,照此下去,她很快就会葬身火海。

不能再继续犹豫了,赵舒城找了一桶水倒在身上冲了进去。

火势很大,灼热感让赵舒城只觉是身处地狱,他小心翼翼的躲闪,终于来到李优优面前,见她已经昏迷,便赶紧背着她往外跑,这时巨大的吊灯掉了下来,砸在了他身上,让他瞬间失去了行动能力。

千钧一发之际,他看到梦梦冲了进来,她那样娇小的身躯硬是背起他往外跑。

雪夜迷路捡到匹白马,多年后遇火灾,这马救我一命。

“李优优……”赵舒城小声道。

“放心,她不会有事的。”梦梦如此道。

赵舒城只觉浑身疲累,眼皮一闭,昏死了过去。

睡梦中,赵舒城看到梦梦在湖中戏水,她叠了一只纸船,船儿顺着水流渐行渐远。梦梦追随着那只纸船,她道:“赵舒城,既然你不喜欢我,我也不要喜欢你了。”

她说完转身,瞬间没了踪影,好似是乘着那纸船离开了似的,留下一湖月光像他的心一样碎成无数。

赵舒城被这样的梦给惊醒了,他猛然坐起来,腿上一痛,含在眼眶的眼泪瞬间滴落下来。

“梦梦呢!”

“瞎叫唤什么?”室友一脸不耐烦,“吓死哥了。”

赵舒城发现自己躺在了病床,又没看到梦梦的身影,扳着室友的肩膀道:“梦梦在哪!”

室友道:“死了。”

赵舒城闻言心一下子就凉了,他起身下床,却摔倒在地,随即不可思议道:“这怎么可能?”

“你去救李优优,她去救你,你还惦记着李优优,她只好又折回去救李优优,结果自己没能出来。”室友冷嘲热讽道:“你放心,李优优一点事都没有。”

赵舒城捂着脸道:“谁他妈在乎李优优,我要梦梦啊!”

“你不在乎李优优,那你急头白脸的冲进火场救她干嘛?”

“废话,那是一条人命!”

室友了然,“那你是喜欢梦梦了?”

赵舒城点头,“废话!”

室友咯咯笑着,面容十分猥琐,让赵舒城心生不好的感受,他奇怪道:“你怎么知道那个女孩是梦梦?”

“废话,我是她哥我能不知道吗?”

8

梦梦当年是因为贪玩所以跟族人走散了,被赵舒城收留后就彻底跟族人断了联系,室友也是最近才有了她的消息,这才赶来剧组,以工作人员的身份接触,准备带她回家。

赵舒城根本不关心这些,“梦梦到底在哪里?”

“她以为你还喜欢李优优所以回家了,哦我说的是我们的家。”室友说的很平静。

赵舒城简直是心如刀割,硬是瘸着腿出了病房,他单腿一蹦一跳的样子真是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突然,有人从身后搂住了他的腰,那双纤细胳膊将他搂的紧紧的,赵舒城一下子感觉心脏又回到了胸腔里,正在扑通扑通跳着。

“梦梦?”他开口,发现自己的声音有点抖。

“是我。”梦梦在他背上蹭了蹭,话语有些含糊不清,她道:“赵舒城你真的喜欢我吗?”

赵舒城没敢转身,只是点点头道:“嗯。”

“那你喜欢我什么?”

赵舒城道:“那你喜欢我什么?”

“喜欢你对我很好,很好很好……”梦梦说的认真,将“很好”一词重复了很多遍。

赵舒城慢慢转过身,看着怀里的女孩道:“我也不知道我喜欢你什么,但我想以后都跟你在一起。”

梦梦闻言皱眉,“赵舒城你敷衍我!”

赵舒城只觉冤枉,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却不小心弄掉了梦梦头上的帽子,刹那间,她的头发垂落在腰际,却苍白如雪。

梦梦害怕的后退。

“你这是怎么了?”

“是不是很丑?”梦梦道:“哥哥说我是因为刚固定人形就劳累过度导致的。”她说着拉下衣领,脖颈处有包扎很不美观,她哭腔道:“赵舒城你该嫌弃我了吧!”

显而易见这些都是因为他。

赵舒城将她重新揽在怀中,怜爱的揉着她的脑袋说:“我好像找到我喜欢你的原因了,我喜欢你因我而苍白的发,因我而受的伤,如若可以,请让我以身相许。”

梦梦一愣,随即笑骂道:“赵舒城你真的是不会讲情话哎!”

赵舒城笑,“那你教我好了,只不过我这人比较笨,可能要学一辈子才能学会。”他望着她,“梦梦老师,你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来教我吗?”

梦梦想起赵舒城将她带回家时许下的承诺:我会好好照顾你一辈子的。

那时候她便牢牢记下了这个承诺,也许下了一生要和他在一起的愿望。

“我愿意。”梦梦喜滋滋道:“赵舒城,我们回家吧。”

“好。”

9

回到大草原,梦梦的天性如同被完全解放了一般,她天天同马儿狂奔,不到日落西山根本不肯回家,赵舒城无奈只能求助她哥。

“哥,你们梦马族人成人之后还这样吗?”

“嘿,我妹妹不过就是想让你追她而已,当初她费力追你老半天,你才同意和她在一起,这让她平衡一下有啥不行的?”

赵舒城知道原因后就知道该如何对症下药了,结果就是愁坏了他的父亲,眼巴巴的问亲家:“我这孩子咋跟突然疯了一样?”

梦梦父母道:“没什么,两人结婚就好了。”

赵舒城的父亲不知道梦梦的真实身份,只道儿子出了一趟远门就拐回了一个漂亮媳妇,唯一可惜的就是他家的宝马丢了。

老爷子觉得大概这就是因祸得福吧。

李优优参加了赵舒城和梦梦的婚礼。她自从火场死里逃生后幡然醒悟,退出娱乐圈一心支持公益,现在在西北边疆支教。

虽然脸有损伤,但她的心灵更美丽了。她望着两人幸福的模样,由衷的祝福,并且期待自己也能遇见一场真正的爱情。

一场无论你是谁,我都爱你的爱情。

尾声

有一天赵舒城突然反应过来问:“那咱俩的孩子生下来到底是马还是人?”

梦梦只觉无语,还没说话时赵舒城又道:“不会半人半马吧?那岂不是成了射手座?”

怀着这样的担忧,赵舒城简直是没睡过一天好觉,直到梦梦生产,他看到一个漂亮的小公主后才高兴的直乐:“是正常的人哎!”

如此,他和梦梦的人生开始圆满。(原标题:《城有白马不矜持》)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标签: 一命(2)马的典故(4)雪夜(1)火灾(1)

  •     扫码关注我们 ↓
搜索
热门tag
马的典故 一命 火灾 雪夜 喜剧 杰克拉莫塔 发笑 这部 故事 驽马 古代 南煎丸子 炸丸子 还是 中国 历史人物 发微 短句 伤感的签名 心碎 骏马 李世民 爱马 星文 网名 繁体字 火星网名 诗情画意 好名 宋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