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合婚
当前位置: 主页 > 婚姻占卜 >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

发布者:八字配对 发布时间:2021-03-07

文|微度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责任编辑|晴宝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天还没亮法国图卢兹,在离重庆市区不远虎峰山中,农舍的炊烟次第升起。在这个普通的山村中,有间工作室的门和周围农户的门一样早早打开,一个中年法国人开始了他一天的工作。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这个人叫文森·漆法国图卢兹。他是来自法国的富三代,也是一位漆艺大师。他用看似简约实则繁复的艺术语言,以一个西方人的视角,通过漆艺讲述着东方世界富有历史韵味的故事。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虎峰山中的“农民”文森在山里的工作室,只是一幢最普通的农舍,与我们以为的那种精致法国图卢兹、宽敞的艺术空间完全不一样。除了院外的竹林,就再没有什么能和艺术搭上边的东西了。工作室内部更是简陋,除了一些旧家具外,就只剩下制作漆艺的工具和材料了。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文森本人也与这个“陋室”很配套法国图卢兹,一身沾满漆点的衣服,一双再普通不过的解放鞋,随意弄弄的头发和胡须,再加上一只中华田园犬,怎么看都和艺术家不搭边。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但正是这个在乡野之间自得其乐的外国人,用米面袋子法国图卢兹、竹筛子、干面条、木料、绳子等我们常见的材料,将中国的传统文化与西方的艺术技法融合,创造出令世界为之惊叹的漆艺作品。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他的漆艺作品在重庆、上海、香港、法国、意大利等诸多城市、多个国家多次举办个展,也被很多国家的私人收藏家奉为至宝。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你一定想不到,这个漆艺大师对漆过敏,但他并不觉得苦恼,反而甘之如饴。他甚至以漆作为自己的名字,可见他对这种材料有多么痴迷。 “漆有生命,我痛并快乐着地热爱着它。”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01文森来自法国的小城图卢兹,他的家是一幢漂亮的小城堡。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这个有百年历史的家,有着古典美感的装饰、古董级别的家具,有大收藏家奶奶的珍藏,还有整整一面墙的丰富藏书。不管是艺术、绘画还是历史、小说,要什么有什么。当别人家的小孩还在傻玩时,在这样的文化氛围浸润下长大的文森,就已经在接触米罗、毕加索的艺术世界了。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因为家庭的熏陶,文森对艺术有着超乎寻常的敏感性,对装饰艺术也很有天分。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文森在大学也修习这方面的内容,在写毕业论文的时候,他接触到了一些漆艺作品,相较于金属的冰冷,塑料的劣质,他一下子就爱上了漆的柔软和温度,“漆是热的,当你触摸漆的时候,就像触摸皮肤一样”。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大学毕业后,文森在利维尔开了一家专门修复漆器的工作室,将自己的专业和漆艺结合在了一起。自此,他与漆艺的缘分开始了。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可当文森试着开始用漆进行创作的时候,他意识到,法国没有大漆。他开始研究大漆的历史,亚洲、韩国、日本……最后他发现,原来最早使用大漆的是中国,最好的大漆也在中国。这一年文森正好30岁,他关掉了自己的工作室,独自一人来到中国求学。他还特地为自己取了一个中国名字,叫文森·漆。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文森在中国的第一站是四川,他慕名而来,拜一对非遗传承人夫妇为师学习漆艺。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从没有接触过大漆的文森,像每一个刚入门的人那样对大漆过敏了。他没想到,只是沾了一点点大漆,就让他浑身红肿。但是,文森总觉得是漆选择了他,所以他才会放弃一切来到这里。热爱让文森战胜了一切,很快地,他学会了与漆相处,从一个“新漆匠”变成了“老漆工”。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在四川学习时,文森浸淫在漆艺背后的中国传统文化之中,很快悟到了漆艺的精髓。惊叹之余,文森放弃了颜料,只着眼于材质,用层次和质感展现漆艺的审美与价值。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可这条路并不容易走,文森很快遇到了瓶颈。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一方面,这种创作对原料有极高的要求,文森要拿到最新鲜的大漆,才能对它的质感有更好的把控;

法国图卢兹,他是法国富三代,却隐居重庆深山做漆13年,作品被中外藏家追捧

另一方面,即使采购来的大漆已经很新鲜了,可文森总觉得还少了点什么。摸索了很久他终于意识到,他少了一种感觉,一种亲眼看看割漆树,看到大漆流出漆树的鲜活。

为此,文森辗转寻找重庆的漆器大师学艺,并深入重庆山中去追寻漆农的脚步,拿到第一手好漆。

谁知,这山一进,文森就不想出来了。

02刚到重庆的时候,文森原本是在四川美院旁边黄桷坪落脚的。进过几次山后,文森食髓知味,果断把工作室从黄桷坪搬到了歌乐山。

工作室在一个精神病院后,旁边的林子有一大片坟地,没什么人来,搞创作再好不过。可山路难行,所有的物料都靠他往上背,不久之后,文森腰伤发作,只好考虑再换地方。

有了之前的教训,文森经过考察,把工作室定在离重庆市区一小时车程的虎峰山中。这里交通更便捷一点,方便文森去城口漆树林的老朋友杨老四那里买漆。

“百里千刀一斤漆”,漆农割漆尤为不易。文森每年都来看看杨老四一家,然后用从杨老四家收来的漆创作。因为文森总觉得,杨老四割来的漆更有力量。那里面糅合着杨老四一家的喜怒哀乐,让文森始终不忘他的作品扎根在哪里。

除了大漆以外,文森的漆艺材料也都有着自己的故事。

他尤其喜欢米袋,这种在我们生活中毫无价值和意义的废品,却是感动文森最多的东西。文森觉得,这些米袋“有可能走遍了中国的每一个角落,承载了很多东西”,这种想象并不浪漫,相反的,它具有质朴和严肃的历史质感。毕竟它们“被缝补了几十次。修补它的人,实际上是在和时间作斗争。”

而文森认为,自己正用大漆让时间停驻,把这些历史质感封存起来。

为此,文森找来很多旧米袋,揣摩它们的形态、纹理,然后把它们固化、抛光、打磨,再用金箔和各种底漆来塑造它们。

除了米袋之外,还有竹篮、绢布等乡下常见的日常生活用品。当这些破败的老物件在文森手中最终被锻造出光泽的表面,变得精致而有力量时,也是对自然本质和生命巡回的礼赞。

“我是在创造化石,让它们在时间中不朽”。

03十几年来,文森的每次个展之后,大部分作品会被藏家收走。

可以说,文森的中国之行很丰满,漆艺大成,名利双收。但文森并没有离开,而是留在了中国。因为中国有他深爱的大漆,也有他深爱的妻子和孩子。

妻子肖蓉是这个世界最懂文森的人,不论他制作漆艺所用的原料是黄金、铁锈、灰,还是土,肖蓉都能理解,那是一种“超越了时间、空间,哪里你都可以进入的状态。”文森把每一幅作品都叫做《无题》,只把作品编个号,再把原料名称列出来。肖蓉明白他“从来都不去‘想’!但同时他一丝不苟,理性得固执。”

肖蓉更懂得,漆漆物,是一种锲而不舍地从“髹行”。以大漆为材料而创作出的漆画,可以在几个世纪后,依然光亮如新。但是,这种创作方式工序复杂耗时长,要很耐心、很专注才可以。

这个土生土长的川妹子成为文森和村民之间的桥梁,文森和本地人越来越亲密,重庆话也越说越来越溜。他甚至觉得重庆才是他的家,回到法国反而各种不习惯了。

文森把对重庆的热爱全部融入了他的作品中,2016年他特地为此做了一个专题个展,主题就是《一个法国人写给重庆的情书》。这是他对重庆的告白,更是他对带他融入重庆的妻子的告白。

但这世上只有一个肖蓉,大部分人并不知道文森的作品要表达什么,就会问文森:“你的作品要表达什么呢?”

其实,文森从未给自己的作品下过定义,不拘是抽象派,还是写实派;也没有特意归类到现代主义,还是古典主义。他的每一幅作品都是一个故事“织布的人、割漆的大叔、城市的灰尘、农民的物件”,文森创作每一幅作品都花费很久的时间,他去揣摩这些原料每一处天然的磨损,也去想象它们的经历和曾经拥有过它们的人。然后,文森会根据自己的理解,去还原和定格这些材料最真实的面貌。

至于看到这些作品的人,根据文森标注的原材料,去尽情想象就够了,这个故事在每个人心里。“我只是把它们从各个地方收集在了一起,它们跟着我过了不同的生活,自己会说话。我希望我的作品大于我自己。”

艺术是没有国界的,一个法国人,以漆为名,给中西文化都添进一抹生机,他用技艺、耐心和坚持所创作的作品,可以经受时间的考验和艺术史的评价。

其实不管做什么事情,只要你去专研,就能创造惊喜。“用传统技术去创造新的东西,通过传承来保持它的生命力,这是一件很有意思也很值得我们去做的事情。”


标签: 法国图卢兹(5)国富(2)三代(2)藏家(1)

  •     扫码关注我们 ↓
搜索
热门tag
习近平 沙文主义 大国 日至 别是 十二星座 星座 月份 吸引 名字 熟食店名字 卤菜店 哪家 沈阳 熟食 藏家 法国图卢兹 国富 三代 六边形 高卢 日耳曼人 重庆 慢行 图卢兹 法国 禁忌 家居 新房 吕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