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韩国“n号房”事件普遍存在吗?

提示:

文章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会及时删除

色情事件、性犯罪常有,但韩国“N号房”事件不常有,而且非常罕见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所以,“N号房”事件不仅在韩国引发众怒,而且为全球所瞩目。

为啥说“N号房”事件非常罕见,《新京报》的文章分析了三个原因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第一,受害者大多是未成年女孩。第二,对未成年女孩进行各种可怕的性凌辱,包括但不限于要求这些女生在自己身上用小刀刻“奴隶”字样,用剪刀自残,被指定的人强奸等,手段不仅残忍,而且令人发指。其三,参与“N号房”聊天的人数高达27万人,而且很多人不仅仅是观看,还参与了犯罪。

由于事件重大,影响恶劣,突破人性恶的极限,目前已经有超过300万人在青瓦台请愿,要求披露犯人身份,请愿人数创下历史新高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为此,韩国总统文在寅承诺,政府将删除所有涉案视频,并为受害者提供法律、医疗等所需支援。文在寅还指示,警方应认识到此案的严重性,对涉案人员进行彻底调查,对加害人严惩不贷。如有必要,警察厅组建特别专项调查组,政府也要制定杜绝网络性犯罪的根本对策。

据观察者网报道,迄今为止,警方已经确认74名受害者,其中包括16名未成年人,年纪最小的只有11岁。同时,《环球时报》报道,韩媒起底“N号房”嫌犯,有“学霸”背景,成绩优秀,多次获奖学金,名叫赵周斌(音),今年25岁,2018年刚刚从大学毕业。据警方调查,赵周斌靠网络骗取钱财自其毕业后的2018年就开始了,首先是开设网站,以售卖毒品的虚假广告欺诈钱财,此后于2019年9月设立专门收费传播女性性剥削视频的“N号房”聊天群。另据韩国警方23日确认,“N号房”聊天群三大运营者之一的“Watchman”已于去年年末被拘捕,目前正在追捕另一名运营者“GodGod”。

“N号房”事件在韩国引起极大震动,多名韩国演艺明星也发声支持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案件必将水落石出,犯罪分子必将受到法律制裁。但是,“N号房”事件留给韩国的是深深的创伤和极大的耻辱。《环球时报》总编辑胡锡进感叹:“N号房间”的事,我的第一感觉是,他们丢的是韩国的人。怎么能有26万人购买这么变态的东西?它也超出了一般理解的色情啊。有谁能举出更变态的26万人参加的网上或现实party吗?胡锡进不仅关注这件事情,而且用“变态”“怪异”这样的词语,确实十分罕见。

对于“N号房”事件,韩国舆论非常愤怒,韩国从上到下意见一致,必须严惩凶手。但是,“N号房”事件确实值得韩国反思:

第一,这些受害者的创伤如何弥补?她们中很多是未成年人,创伤很可能伴随她们一生,她们一生都可能生活在噩梦中呀!

第二,韩国为啥会出现如此践踏女性、突破人性恶极限的事情?《新京报》分析是“厌女文化”,而且指出了“厌女文化”的三重根源:一是父权制度,二是财阀体制,三是等级秩序。这些根源不铲除,悲剧还有可能上演;而韩国要铲除这些根深蒂固的东西,又谈何容易?现任总统文在寅肯定不行,哪怕文在寅很尽力;什么时候才行,什么时候才能让悲剧不再重演?

如何看待N号房赵主彬涉嫌谋划杀害女童?

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韩国“n号房”事件普遍存在吗?

值得警醒!未成年人 / 大学兼职 / 女性

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韩国“n号房”事件普遍存在吗?

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韩国“n号房”事件普遍存在吗?

据警方调查,至少有74名女性受害者包括16名未成年人。最小受害者年仅11岁!以“N”号房 | 赵主彬为代表的涉及“26万人”的大型诈骗性侵谋杀案

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韩国“n号房”事件普遍存在吗?

当地时间24日韩国首尔地方警察厅举行会议,决定公开涉嫌散播性虐视频的“博士房”群主赵主彬(音)的个人信息。

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韩国“n号房”事件普遍存在吗?

这将是韩国首次引用《性暴力犯罪处罚等相关特例法》规定,公开犯罪嫌疑人信息的案例。“N号房事件”,指犯罪嫌疑人利用即时通讯软件Telegram,开设多个聊天室,共享非法拍摄的性虐待视频和照片。

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韩国“n号房”事件普遍存在吗?

韩国警方已追查到124名涉案人员,17嫌犯已被捕。

在校是学霸,曾在孤儿院做志愿者。能力却成为了犯罪加持器。赵主彬现年25岁,毕业于一所工业大学的信息通信系。2018年12月至今年3月,他涉嫌在加密软件上设立聊天室、自称为“博士”,并有偿分享非法拍摄的各种变态不雅视频,“N号房”,入场费不等,其中一个必须支付150万韩元才能进入。每笔交易都只用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完成。

人生的道路也许是一个圈,兜兜转转,也许没有捷径。可能穿过旁边的草丛就可以到达人生越过无数的参赛选手,但也可能迷失了自己,进的来,出不去。学历、能力很重要,但道德是我们不能够背弃的信仰。

“N号房”这不是一起简单的个人团伙犯罪,其实也许更是一场人数多达26万人的群体犯罪事件。这起“N号房”犯罪事件不单单是“N号房”的房主,缴纳会费的观看者们难道不也是这场“泯灭人性”事件的助燃者,实质不就是没有底线的供给和需求的变相经济犯罪案。

而“它”的发展并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情,而是一种阶段性悬崖式的道德底线沦丧过程的节点?(可能并不准确)

高中时期,赵主彬多次在网上回答性问题,他曾在“下载未成年淫秽物”的问题下回答称,被发现的话会被抓但发现概率低。

低频的发现率或者是就算被发现却因为种种原因的饶恕。造成这种心理的愈演愈烈,这可能不是一种坡度式的发展趋势,更可能是一种跳崖式的攀增心理发展。

回答违规问题 — “N号房”—诈骗罪—蓄意谋杀醉

是否说明注重学历、分数教育,但可能缺乏对实际道德价值观的缺失?或者是需要增加预防和自我保护教育?是什么造成了“26”万乃至更多没被发现的人心里扭的曲和极端的价值观?是否又说明了韩国对网络的管制?未成年人的保护和教育,以及对相对弱势群体权益的保障是否需要引得我们的深思?诈骗案25日赵主彬对诈骗案受害者道歉,却只字不提性犯罪。3月25日,韩国\”n号房\”案嫌犯赵主彬在身份容貌被公开后首次露面。当日赵主彬对3名媒体和政界人士道歉引各方猜测。据警方消息,赵主彬除性犯罪外还涉嫌约1500万韩币的诈骗案,他所提及的应是诈骗案受害者。

蓄意谋杀醉“博士房”群主赵主彬还涉及蓄意谋杀罪作为以“博士房”的一伙并偷偷窃取受害者个人信息而被拘留的区厅公益勤务员姜某,此前因反复威胁30多岁女性而被判刑,服刑1年2个月之后刑满释放,于去年3月出狱。出狱后,姜某为了报复举报自己的女性,于去年年末委托赵主彬进行报仇。

接到请求后,赵主彬找到该女性女儿所在的幼儿园,说要杀害其女儿,并通过姜某掌握了幼儿园地址。姜某以此为代价向赵主彬支付400万韩元, 约好如果姜某把钱放在博士房一伙居住的公寓消防栓上,赵主彬自行拿走。

索性没有演变成实际犯罪,但已涉嫌杀人阴谋正在调查中。

这等等等等…………………

(仅代表个人观点)-

上一篇: ?
下一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