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N号房”事件暴露出人性中的哪些丑恶?

提示:

文章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将会及时删除

应该是某种人格障碍,这种被称之为人的动物,往往都有一个悲惨的童年,以后应该会有很多刑事专家、心理专家去解读他们的,稍微正常点的人都没法理解,也没必要了解他们的心态,毕竟他们是扭曲的~其实更应该关注的是那些受害者的心态,是什么让他们那么软弱?可以在自己一开始受到那么大伤害的时候不反抗?也许那些畜生刚开始用的就是PUA的技术,先完成控制,再造成伤害,只能希望以后教育更完善,法律更健全,能够减少各种对弱者的伤害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

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N号房”事件暴露出人性中的哪些丑恶?

韩国N号房性奴隶事件您怎么看?20多万的会员说明了什么?

受害者是否会留下难以磨灭的阴影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据说有26万加害者,这么大群体的犯罪行为会如何处理,韩国目前的舆论和处理是怎样的

最近一直沉溺在国际疫情当中,偶然间发现韩国N号房事件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

不搜还好,一搜就感觉毛骨悚然——这可能是二十一世纪,我能想到的最可怕的事情之一。

简单用一段话来概括,就是韩国多名男子利用骗取了未成年少女的信息,对这些女孩(甚至还有婴儿)进行各种手段的凌辱,包括但不限于要求这些女生在自己身上用小刀刻“奴隶”字样,吃屎,在下体内塞入剪刀,剪掉乳头、被指定的人强奸等及其残忍的手法。

拍成视频后,传到了韩国的社交网络Telegram上的聊天室内进行流传。

因为有多个聊天室,所以叫做N号房。

至今为止,韩国已经有26万个男人加入过到聊天室内,并观看这些残忍的内容。

什么概念,就相当于每100个韩国男子里,就有一个人进过这个聊天室。

可是他们全都对这些残忍的行为熟视无睹。

根据韩网报道,受到加害的韩国女性超过一万人。

到目前为止,我翻遍了网上的信息,大多数博主都是直接用外网翻译过来的信息,所以条理不是很清楚。

我看了好多遍各种平台的信息,现在试图对这件事的经过进行了一个梳理。

从2018年下半年和2019年上半年开始,有三个韩国男子(分别叫godgod、Watchman、博士)会用各种各样违法的方法来骗取未成年女性的私人信息。

其中godgod还是个高中生。

一开始,这个叫做博士的人会在推特上发送私信给这些女性,和她们说:

“你的私人信息被暴露在网络上了。所以你快点击下这个链接看看这些照片是不是你。”

但其实,这个链接就是个钓鱼链接。

一旦这个女生点进去链接之后,就会有个假推特网站跳出来,要求女生填写自己的登录名称和登录密码,甚至用这个方法得到她们的电话号码,家庭住址,和家庭关系。

这个时候,更过分的威胁就开始了。

博士会威胁她们说,如果你不在这一周内把自己扮成“奴隶”,你的所有私人信息就会公之于众,并且要求这些女性发送自己的裸照。如果不服从就要告诉父母。

这些被胁迫的女性因为很多都是未成年少女,自我防范意识没有那么重,又害怕自己的信息被曝光,只好发了自己的裸照。

这个时候,博士并不会停下,而是继续利用裸照变本加厉地要求更过分的事情。

从这些女生交出自己裸照的那一刻开始,就相当于打开了地狱之门。

只要这个女生选择不服从他们的命令,就会把该女生的朋友清单发给她,威胁她如果不听话,就会告诉所有人。

女孩害怕这些事情暴露,就选择继续服从。

除了这种链接诱骗,还有的就是会通过聊天骗女性进行“手机兼职”。一旦拿到裸照之后就开始进行下一步更过分的胁迫。

能想象吗?这样的事情居然发生在超过一万个韩国女性的身上。

这都是怎样的一群人渣能干出来的事情?

而且,博士他们不仅要求线上拍摄视频,甚至会把未成年女孩子们带到线下进行强奸,还会对强奸在社交媒体上进行直播。

聊天室里一片变态男人们的欢呼声。

想象一下,那么多韩国男人都进过聊天室,都是共谋。可是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她们说句话。

后来,是两个韩国大学生,在聊天室内潜伏了六个月,收集了足够多的证据,才将这件事进行了曝光。

这是那两个大学生对于线下强奸的回忆,让人不寒而栗——

从2019年初开始,这样的聊天室在社交网站Telegram就开始急速增加达到了数十个。

有女教师房,女军人房,女警察房,女中学生房等等……根据男人们的喜好,这些聊天室不断出现又消失。但是最令人发指也最变态的就是上面描述的博士房。

N号房的盈利模式是怎样的呢?

他们会要求想要进入房间观看视频的男性进行会员注册。会员分成等级制度,根据视频猥琐和过分的程度要求男性进行注册。

其中第一阶段(最轻级)的会员注册需要缴纳25-30万韩元的费用(相当于1500人民币左右),第三阶段是150万韩元(相当于8500人民币左右),如果要看最过分的内容,就可能不是钱能搞定的事情了。

想要进入N号房,不仅可能需要缴纳钱,更可能的是,博士和其他运营方会要求男性也拍摄类似的视频上传,进行共享。如果不上传的话,就会被强制退出房间。

就是这样的方式,记者发现,N号房上传视频的人越来越多。甚至一天内可以达到1.5万条。

如果视频确认是本人亲自拍摄的话,就有可能可以得到N号房的free pass。

还有人为了上传视频,就直接威胁自己身边的女性,把她们的照片P成裸照,或者写一些羞辱的小说。

而在聊天室里,这些男人对女性的称呼,都是“XX狗”,或是“来月经的东西。”

在他们的眼里,女性甚至不是一个人,就是一件低贱的物品。

可以随意蹂躏,随意践踏。

除了毛骨悚然,我简直找不到别的词来形容这到底有多吓人。

而这个主要犯罪人博士,真实身份居然是一个大学报的记者,还写过政治经济类的很多报道。

可是,人前装作模样,人后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

他会要求所有被害的女性用刀在自己身上刻“奴隶”和“博士”等字样,来证明这些女人是他制造出来的奴隶。

潜伏的这半年内,记者感觉心如刀割,但却因为证据难收集而不得不默默坚持。

这件事情已经曝光,现在是韩网热搜第一名。“博士”也已经被逮捕。

现在在外网上,韩国人显然已经是沸腾了。

现在韩国人已经发起了请愿书,要求公布所有这26万人的名单。超过130万人已经参与了请愿。

我们如此愤怒,可是为什么好像性侵事件,隔一段时间就会在韩国,甚至在另一个国家被曝光。

在韩国,从幼儿园性侵、到张紫妍事件,从《熔炉》,到《素妍》,为什么糟糕的事情一件一件地在发生。可是整个社会却没有一点点改进呢?

仿佛热点过了之后,所有人又都恢复原状。

不记得过去的事情有多糟糕,也不会有人对这些畜生进行更严格的管制。

博士已经被逮捕,可是很难保接下去没有第二个博士,第三个博士再站起来,再去欺凌这些可怜的人——毕竟韩国有26万男人都在为这件事欢呼雀跃,都在努力拿到N号房的“入场券”。

甚至有没有可能,因为受到韩国男人的启发,全世界的某些人会因此受到启发。

虽然现在这件事好像只是暂时发生在韩国,但其实从全世界来看,女性都更容易受到网络虐待。

针孔摄像

偷拍

然后上传

有可能,它就发生在我们的身边。甚至于来说,每一个女性的人身安全和隐私都有可能被暴露在太阳底下。

对女性的物化和欺辱从来没有停止。

这个社会什么时候才会好?

我不知道,也不敢想。

Twitter上又曝出了N号房丑闻曝光后,一些其他韩国男人试图拿到这些性虐待视频:

大家纷纷在用650美金买一个视频片段——10岁女孩自wei的视频,下体里有蠕虫。

写回答的时候太急,忘了写其实我本人也遇到过类似的威胁。对方发邮件到我的gmail邮箱,说我的手机摄像头被黑了,他们现在有我各种不堪入目的照片,需要我在X天内打钱过去。

当时我也吓蒙了(女生遇到这种事真的会吓蒙,会失去理智。我还是个成年人,更不要说这个事件里很多都是未成年少女)。而且他们真的准确地报出了我的社交账号的名称和密码。

后来仔细想想这一定是陷阱,但还是很慌。所以各位真的要当心!国内不是没有这样的事情的!

另外大家看看,中国某些变态男人也开始行动了。现在在中国网上各种散播N号房的视频。如果有人看到,请大家积极举报!

进入过房间的你们每个人,都是杀人犯。

上一篇: ?
下一篇: ?